当前位置:首页 > 杂谈随笔 > 随笔短小说:相亲

随笔短小说:相亲

2022年06月03日 09:36:08

牛二憨今年52,老实巴交半辈子,连个媳妇也没娶上,尽管相亲数次,但不是女方嫌弃他木讷,就是他嫌弃女方不实诚,总之互相不顺眼。

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牛二憨真的有点着急了,他找到媒婆说出来唯一的条件,只要女方带个女娃就行,反正结婚后也不想要孩子,有个女娃还知道疼人,更贴心。

媒婆说:“成,给你留意着。”

一进腊月门,媒婆带来好消息,可以相亲了,细节没多说,就让牛二憨自己去看。

一落座,二憨的目光就落在墙角根站着的一个娃,约摸七八岁,孩子脸蛋红扑扑滴,穿着单薄的衣服,一只小手搓着另一只小手,看打扮像是一个女娃,怯生生滴看着牛二憨。

女方很实诚,不算漂亮,但长得比较端正,略显憔悴。她叽里呱啦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,说到动情之处,忍不住梨花带雨地掉眼泪,着实让牛二憨感觉心头一震。

其实听了那么多,牛二憨只记住了两点:一是家里为死去的男人治病还欠外债两万元,二是那个孩子是男孩。

牛二憨觉得有点乱。

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看门的,拿着不到2000的微薄工资,虽然这么多年有点积蓄,可是,如果和这个女人成亲了,不但要帮她还外债,还要给她儿子娶媳妇盖房子,儿子才这么小,花钱地方多了去了,而自己只不过是个看门的,这不要了老命了嘛。

“哎,大妹子,我也是穷苦底层人呐,条件也不咋滴,如果我俩那啥……我怕那啥……

牛二憨感觉像做贼心虚似的,没好意思说出内心想法。

“嗯,大哥……我知道就会这样,没事,”女人低下头,神情暗淡,憔悴的脸庞越发沧桑了。

牛二憨想再安慰几句,但终归还是把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。

他礼貌地和女人道别,刚要起身离开,突然那个墙角的孩子飞快地扑过来,拉住二憨的衣角,仰着红通通地脸蛋儿,看着二憨。

近距离,二憨看清了,孩子的脸蛋儿是被风吹得通红,有冻疮的痕迹,一双小手也裂开了小口子。

二憨感觉一阵揪心的疼。

他想着,也许孩子很久没看到陌生人了,也许孩子想他爸爸了……

二憨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儿,笑着说:“真懂事的娃,好好学习,将来一定有出息。”

外面的风还在狂刮,二憨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按说他的体格,对付这样的大风毫不费力。但今儿感觉身子有点虚,被风一吹,摇摇晃晃。

他缩着脖子,把衣服裹紧,眼前浮现出孩子红扑扑滴脸,冻成胡萝卜的小手,还有被命运折磨得憔悴不堪的那个女人。

二憨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涌动,说不清道不明,好像神圣的使命感在向他召唤,他迎着风,顶着满脑袋的凌乱,紧一步慢一步的走着,若有所思若有所悟……

过了十几分钟,他突然停住脚步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……

本文由猫客利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maokel.com/ystd/640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